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育人,专注电子入门技术,打造电子入门教学启蒙网,提供一站式服务!--刘昆山
科教电子制作
下载中心
电阻
电容
二极管
三极管
集成电路
电工基础
模拟电路
数字电路
高频电路
电子制作工具
芯片资料
电子实验
教学问答
PCB设计
PLC教程
家用电器
电子工艺
电视技术
书籍推荐
电子英语
电子视频教程
教育心理学
教学论文
教研论文
教学理论
教学管理
评语大全
职业教育
教育政策
名家思想
人际关系学
科教电子制作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经验杂谈>>《教师吧》讲堂:一个学到30岁的单片机人士经验
责任编辑:刘昆山

  楼上有位兄台提了个帖子《IT民工如何写年终总结》,如何写?这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估计你也一样,为了应付领导,写一些自己不愿意写的东西。如何写?

  我今年30,会点C,冒充软件工程师,混迹电子行业。当前处境和“IT民工”的形象暗合。说白了就以苦力,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在调侃中贬低自己的同时,无意识地伤害另一群叫民工的人,他们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一直活得很有尊严。
  30岁,开始步入中年,总说30而立,我没有自己的事业,混得一塌糊涂,因此算是没立起来的一派,不知道另外一个地方是不是也很快立不起来了。所以人说30岁一个坎,这时总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困惑和压力。之前我曾苦苦的思考过如何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但我对事业本身没有任何概念。事业对我来说就是有很多很多的钱,让身边的人都觉得自己很牛。在这种事业观的驱使下,我想破脑袋没最终没有得到确实可行的方案,因为我就一穷人,想做点啥都只能白手起家,从零开始。这谈何容易?何况很多人都有想法的人,最终也走了打工养家之路。
  年终总结,就是告诉你的老大,这一整年的,你都干啥了,这我也说说,这30年我都干啥了。


79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老妈生了下。
5岁以前:只能依稀记得自己当时大概的模样,村里有很多树,有池塘,有小溪,三面环山。。。好像和现在关系不大。
5岁半,被骗去了幼儿园,反抗过。但最终还是归顺。
7岁,上一年级,13岁毕业。这就是传说中的童年,大家都会觉得童年多么爽,多么无无忧无虑。其实不然,  我小的时候没见过儿童读物,因此能看到的书都是大人看过的,报刊、杂志或者其他,《读者》《青年之音》好像有这么两本书,我地发现上面有很多对于童年时光的描述,基本上都很简短,一笔带过,偶尔也能看到一两篇”童年回忆录“之类的文章,所有的文章都是描诉童年多么美好,他们多么怀念,多么想回到从前。每每看到这些,我也很自然的会回想自己的过去,但想想自己5,6岁的时候,实在没啥可回忆的,也就过去了,后来老师告诉我,我这个年级就是童年。啊?我当时就很惊讶,就这童年,有啥好回忆的。谁说无忧无虑了?忧虑可多了:我最痛恨的就是每天都要上课;家里带来的菜老发霉,但还要继续吃(9岁开始住学校,一周回一次家,学校不卖菜);还有每天晚上都要上自习;每天都是19:30宿舍熄灯睡觉(夏天很自然的就天还亮着就睡觉了);教室后面有很多笋,不许去挖;不许在山上玩。。。

  很多很多,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周末回家,老爸还会问我成绩,并要挟我说,如果我每门成绩都在90分以上,我就可以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如此总总,不顺心的事多了。我上课的时候想到最多的是田里的青蛙,野果,或者去小溪摸田螺,我很难想像这样的一个年代有啥乐趣可言。后来长大了,才发现原来是成年人有自己的烦恼,而因为健忘的原因,误以为小时候没有烦恼。小时候的事能想起来的几乎没有,于是残忍的认为“童年是美好”的,还好我能在自己还小的时候及时纠正了这样观点,并把成年人对小孩的看法深深烙在脑海里。果然,我现在当爹,我有时也会认为小P孩真幸福。自己这个年纪心里想的事,全忘光了。还好后来看到了《蒙台梭利xxx》,并且惊喜地发现我们很多观点不谋而合,比如我们都认为儿童是在成人的折磨中长大的。幸福个屁。

  16岁初中毕业,初中三年似乎很顺利,能记住的事不多,一个是常常被老师打,因为他们总觉得我不是个好学生;二是和老爸商量退学的事,我给老爸举了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我现在在工地上干活(和水泥)一天可以赚30块,一个月900块,比你赚的都多。何必浪费你的钱念书呢?我估计老爹担心我比他会赚钱,始终没同意让我出去。其实当时我还有一个更好的赚钱方法:生儿子卖。我从街上听到消息说一个儿子可以卖3W,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太好赚了。但一直苦于没有人愿意嫁给我,帮我生小孩;第三,就是,坚持每天睡觉前做50个俯卧撑,举哑铃,就为了早点打赢揍我的老师(这辈子估计没戏了)

  19岁高中毕业。高中三年可谓平淡无奇,我们学校以打群架出名,记得最壮观的一次,晚自习时间,校门外开进来一卡车社会青年和校内很有势力的一个帮派对攻,很刺激,也很血腥。但我却很意外地一直很顺利,直到毕业,没有人骚扰我,大概因为初中练了三年,看起来很壮的原因吧。高中时18,9岁,开始扭捏地接受成人的思想,开始跑步,居然是为了锻炼身体,开始念书,为了考大学(哪怕我上高三之前的两年学校的升学率为0,大专都没一个),高中期间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爱因斯坦x传》,这个鸟人和我印象中的英雄形象暗合。不知什么原因开始发疯似的看书,甚至于为了推导相对论的公式,借了一套微积分的课本,并做完了所有习题,可惜还是没推导出来(几年后还是完成了)。高三做了一年的高考习题。完事就毕业了。

  23岁大学毕业,大学四年可以用一个混字概括,由于没钱来混的原因,我还是多多少少学了点东西。大学给我的印象其烂无比,大2开始高校扩招,一年招的学生就比原来全校的人还多。招那么多学生的结果是我连上自习的座位多没有。宿舍8个人一张桌子,上面全是泡面渣+饭粒,底下一堆臭袜子,躺床上看书容易睡着。冬天室外零下20几度,拿一本书在外面看不被认为装逼是不可能的,而且也确实看不进去任何东西。夏天室外都是谈恋爱的。在那看书就是扯淡。因此为了争教室里可以看会书的座位常常发生战争。久儿久之,我也烦了。同学都去玩了,我还装啥呢?2000,大三。年开始玩星际,开始玩mud,开始半夜起来翻墙出去买西瓜。。。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天,同学疯狂地砸学校任何能砸的东西,这个习俗流传已久,每年一次。我倒是比较低调,哈哈大笑着看同学在走廊上写满大字。看到“哈尔滨xx大学,我xxx”时,我忍不住揣上两脚,算是对一个座位不够的大学最无奈的反抗。然后拿着火车票离开了这个学校,到现在再也没回去过。
传说中的寒窗10年,结束了。算上幼儿园,实际上在学校呆了17,8年,浪费了我小半辈子。

  毕业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择业,就业,其实就是找工作。就业和择业其实是两回事,选择一个行业不是找工作的时候临时决定的,你喜欢干啥,适合干啥,这些都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早早定好的。很多人都会抱怨不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这确实很痛苦,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不喜欢你做他干什么,能做好吗?再有你知道自己喜欢干什么吗?当然其中的原因很复杂的,我不知道的原因。我只能庆幸自己不存在“择业”的困惑。因为在很小的时候,老师就怂恿我们长大了要当科学家,我们这个年代几乎全国的学生都被老师这么教唆过吧。这也不是老师的错,因为课本处处暗示我们,科学家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多么伟大,于是无形中我开始崇拜科学家,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成为这些牛人中的一员(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认识一个科学家,没有听说国内哪一个牛人称自己是科学家,我也不知道科学家到底是干啥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崇尚科学,崇尚技术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宪法一边规定宗教信仰自有,一边全民普及无神论,唉,何苦呢?)当科学家的念头直到上初二才被忽然打消,原因很简单,当时很流行“读书无用论”,”做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之后度过了迷茫的一段时间,我还是回到了崇尚“技术”这个老路,初中三年,拆坏了家里所有的电器(本来就没几件),拆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制作各种小东西,虽然没有任何成功的作品,但还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也许是在这之前玩的机会太少,被憋坏的原因吧。再后来高二时选择理科,再到后来上工科大学,一起似乎都是天经地义,容不得我疑惑。毕业后成为一名“工程师”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1999年,大家都在还在责怪win98太占资源运行太慢而又在感叹其强大、漂亮的同时,我神奇地搞到了一张Slack ware的安装盘,当时我是这个学校唯一一个摆摊买光盘的,我能拿到各种年轻人需要的碟片。一张系统安装盘不算什么。我用之前倒卖ip卡的积蓄+从老爸的口粮中抠出来的钱,攒了台电脑,并只装了Linux,当时Linux一点都不好玩,2000年的时候Xwindow在我看来还是奇丑无比,我的显卡还是属于不支持的一类(Trident),更不说别的,但我还是折腾了一番让他工作了起来并且配上了鼠标,更爽的是还能让声卡发出声音。
  2001年春节过后,我上学路过福州,正好赶上个招聘会,当时在福大礼堂,一个看起来非常牛气的公司在招人,打着省科技厅的名号,列了几个国家863计划的项目,薪资福利一切看起来都很诱人。招聘现场也异常火爆,我艰难地挤到了第一排,递上简历,得到两个问题,第一,学什么专业,会干啥,我如实回答,第二个问题,Linux玩到什么程度,我说还没开始,刚把声卡驱动写好 。然后就告诉我两天天后到公司二面,二面过程很长,但我还算顺利地过了。就业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找工作的事情也困扰过我老长时间,想从事相关专业却发现很难,一个学自动化的,真正做过的自动控制系统只有一个:远程炉温控制。以后就去烧锅炉吗?不怎么愿意。再有一个就是来学校招聘的河南拖拉机厂,指名我们班的学生他全要,无须面试,当场签合同。就是待遇少点,月薪800,比我初中是能赚的还少,我们这一届还不属于扩招呢,怎么这么快就降价了?折腾了另外几家公司,都觉得没啥意思,高不成低不就。干脆玩到7月份,毕业。

  告别了学生时代。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感觉很不一样,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心中充满了神气和满足。那时对待工作也是激情洋溢,我的第一个任务在现在看来很简单,做一个瘦身版本的Linux,能让系统+产品以ramfs的形式在内存里运行,就是为了解决系统非正常关机再开机时漫长的fschk过程,当时没有ext3,ibm有一个Jfs,但似乎不是免费的。于是我就考虑使用ramfs,把硬盘干掉,换成Flash,省下的钱足够加更大的内存...,开了不少会,最终决定确实可行。接下来的rootfs制作过程却让我吃近苦头,2001年的Linux远没有现在普及,周围的人没有任何经验,网上能查到的资料聊聊无几,而且那时只有sohu,yahoo,  很后面才认识google,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摸索,从Flash驱动,lilo,kernel,再按着Sysinitrd的启动脚本,一个文件文件添加,再到链接库...漫长的时间之后,终于搞出点东西并得到老大的认可:可以把产品加到上面去。看这自己做的东西出货,心里那叫一个爽。我要没猜错,今天我只要愿意,我一定可以google一个别人做好的rootfs,除去测试,最多两周时间完成我当初所有的事情。
  之后又陆陆续续添加了几个新功能,同样的感觉良好。甚至感觉太好。当时没别的爱好,就是下载好莱坞的电影,看老美骂起政府来毫不客气,调侃总统跟玩似的,我也得意的以为国内也是同样的情况,言论自由嘛。一次我自以为很幽默地修改了电脑的hostname,其中有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当时国内最牛逼的官,一个是不怎么牛逼的女歌星,外加一个很普通的动词。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让我吃尽了苦头。这家公司是政府背景,国家搞什么政企分开时从省xx厅划出来却没分出去的一个很复杂的结构体,关键是里面还有图书馆,一个读者在网上邻居看到了这么一个名称,然后很快,厅长知道了这事,公司老总很紧张,赶快叫人查。接下来自然是我检讨,认错,把检查贴在公司楼梯口,让所有人引以为戒。整整一个月搞得我毫无心思上班。再后来不久,另外两个同事又出事了,政治问题。而且动静更大,整栋楼的人都被纠集到礼堂开审判大会,听他俩在台上检讨。我一看这架势,文革吗不是?乖乖,这样的企业我还算早点离开吧。
于是很快,我离职,并离开了福州来到厦门。
  第二家是上市公司,我去的时候正是它辉煌的时候,老总大手笔地开展各种新业务,挂名电子行业,却盯着地产和汽车这两块肥肉。不过这些都和我关系不大,我要去做的,也是公司的新业务,在国内也是刚刚兴起:MP3播放器。换工作让我涉足全新的领域,从还算单纯的软件开发,到离不开示波器万用表。从gcc到keil,从vi到source insight。一切都是很新鲜。但因为和硬件工程师一起干活的原因,我总觉得自己在做的事和小时候自己折腾的东西很相似,因此兴头十足,搞得不亦乐乎。很遗憾,不幸再次降临到我头上,两年后公司的主营业务开始出现亏损,边缘部门被砍是自然的,何况这时国内的MP3市场已经被深圳小厂占领(那时似乎没有“山寨”的概念)。就这样我被“规划”到别的部门。公司业务越来越萎靡,“招安”我的老大又很排外,认为我是外系的人,让我一直处于“被闲置”状态。半年没干一点事。那怎么办,赶紧撤吧。
  再次找工作,来到了现在这家。号称做电视,刚去的时候我对电视的了解为零。再次涉足新领域,这会欠缺的是基础知识,电视信号从如何调制开始,到如何接收,声音、图像如何解调,解码,scaler...没有这些基本常识,我只能一点点啃,而且很吃惊地发现,自己对新知识的接受能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还好,这号称公司,实际上就是加工厂,开发模式也很简单:从方案商手中拿到半成品,包括pcb,原理图,源代码,以及bom,然后找几个客户,问他们需不需要,需要我们就立项,按客户需求改改他们需要修改的,UI级别的需求,改动大了我们直接找原厂,其实电视这东西做了好几十年,客户能想到的需求不会比方案商多。因此基本不修改就能生产。从立项到出货,业务员和客人承诺的时间从来都是三个月。因此在这呆了三年不到,仔细数数自己过手的机型居然高到20多个,最长的一个项目也不过8个月,忙的时候4,5款机器一起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种环境下,出货就是死命令。任何问题都可以叫外协或原厂解决。而我要做的就是走流程,发放软件,偶尔改改bug。三年下来,自己对电视依然是一知半解,懵懵懂懂。而且一直混到现在。

就这样,30年没了,一事无成。

总结下自己没牛逼起来的原因:

第一点,没有积累:
  积累,这个命题太大,我没办法说全,只能说一点:技术的积累很重要,非常重要。
以我自己为例子,每家公司工作2,3年之后便离开,3年,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应该是刚刚迈过门槛,进门了,也能看到里面有啥了,但仅限于此。之前我误以为原来做软件,现在还是做软件,换个地方作对自己影响不大,其实这个观点很糟糕,什么叫软件?是C,Java,C#,编程语言本身吗?这只是工具,好比外科医生,刀只是他的工具一样,在胸外科干了5年,刚明白心脏周围的血管、神经、肌肉组织。忽然觉得压力太大,工作太幸苦,收入太低,于是转行做兽医,过着游山玩水四处找野兽的快活日子。这时让你解剖一只猪是不是得从头学起?是不是护士递过来的刀都没变?但却不知道从何开始了。决定做兽医的那一刻,意味着在胸外科5年所学的知识现在用不上了,打着兽医的旗号赚钱,那前5年是不是白白浪费了?也许你会觉得说浪费有点言过其实,多多少少有点相通。没错,但是再一个5年后,一个是行医十年的老江湖,一个可能是重复5年前的模样。道理简单。
  我的情况很类似,做MP3的时候,工作很卖命,攻关期间,连续工作30几天,每天2点睡觉,8点准时回到办公室,没有休息日,没有约会,盯示波器盯到眼睛通红,洗澡是能洗出一地的头发也在所不惜,因为当时觉得趁着还年轻,能多做一点是一点,能多学一点是一点。那时住在厦门岛外,虽然公司天天有2,30班次的车往返岛内和工厂之间,我一年到岛内的时间也就7,8次。很执着的一段时间,但现在回头一看,非常可惜,白忙活了2,3年.那时的努力对改变我现在的生活状况没有任何帮助。因为那时所学习的东西,现在几乎用不上。而且基本上都忘光了。
  技术积累本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无聊,单调,而且很这个过程很辛苦。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小邓一句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那啥,,“ 一句话让人想致富的念头变得这么名目张胆,变得更加简单粗暴。于是浮躁是必然而然的结果。人们习惯了短平快的开发方式,有问题找外协,凡事最好马上有结果,立竿见影成为一种必须。都希望一夜暴富,都希望不劳而获,都习惯了快餐式生活,我们甚至不允许论坛上出现很长的文章,哪怕句句言之有物也会被鄙视。这个是社会问题,但我们必须很清楚,社会有问题,我们身在其中,也肯定有问题,我们要时刻告诫自己:没有积累成就不了高手。如果你也想称为高手,那么,坚持。
  再一点,当前的环境,国内很少企业会考虑对工程师的培养,甚至培训都不再老板的考虑范围之内。年轻的工程师都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老板雇你,他考虑最多的还是你能否为他创造利润,创造多少,而你自己的成长,你的提高是你自己的事情。工作之余你必须付出更多的,真正属于自己的努力。我们总在抱怨自己做着简单,粗糙,没技术含量的活,担心没有提高。其实未必,什么叫技术含量?一定是自己未涉及的领域吗?把油倒进瓶子里有技术含量吗?在瓶口搁个铜钱呢?想想同行,他们也干着同样的活,想想传说中的扫地僧,我们会更坦然面对自己的处境,更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关于跳槽,这一行为已经流行N年,年轻人总是遇到一丁点稍稍不顺心的事就吵着要离开,离职是否值得,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我多说也改变不了任何人的想法。我个人认为,如果你确实觉得除了跳槽之外创造不出更好的机会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时,再走这条不得已的路也不迟。不要简单的因为能多赚几百块银子或出一口恶气而离开现在的位置。做好自己的职业规划,只有明白了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走好每一步棋。是否有兴趣做一个牛逼的工程师,是否准备好了就这么艰苦的干下去?我不鄙视把赚到一大笔钱当作终极目标的想法,但钱肯定是艰苦劳动的附属产物,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偏偏很多人不明白,甚至假装不明白。不少工程师简单地把发财的希望寄托在3,5年开发->3,5年技术支持->3,5年业务->捞个大单,当老板->发财 这么一个简单的道路上,不错,很多牛逼的老板都是这么过来的,或是类似这么走过来的。但决定这么做之前你是否考虑过更基本的一些问题,比如多少人在尝试这么做,多少人能实现最终的目标,在比如自己是业务的料吗?把自己从一个见到生人说话都会结巴的雏,练成一个油嘴滑舌的奸商,需要多少时间?再比如,3,5年积累的知识够吗?
  老罗说过,失败的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半途而废。如果可以,我们不妨在一个企业工作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样才能积累行业经验,所谓行业经验,不外乎技术,业务,人脉。

第二,关于深入:
  解决问题就是我的工作。问题的解决方案往往不止一个,可以用简单的补丁把问题裹住,不让他出现。或者从源头查起,找到问题根本的地方把他干掉。咋一看,这个似乎没什么好说,能从根源解决问题谁不愿意?但现场情况往往没这么简单,要么你没有这部分的源码,要么生产时发现产品有致命bug,线上几百号人坐着等你,你没时间,要么,代码你根本没看懂,再要么,你连芯片规格书都没看完,不知道哪里可能会出问题。这时又怎么谈从源头解决问题呢? 不深入又怎么能正真明白呢?很多时候老板会为了进度的原因让你赶快搞定下一个bug,这时你会怎么办?这是个关于惰性和耐性的问题,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这多少能看出点端倪吧。浅尝辄止,蜻蜓点水般地看待问题,只能让自己的水平永远停留在初学者的状态。而你的工作也随时可以被刚毕业的新人替代,等自己岁数大到一点程度时才恍然大悟,已经晚了。

  就这些了,其实还可以说很多,但都是细节。自己总结的结果往往不是很好,当局者迷嘛,让身边的人来评价,会得到更有价值的信息。

  30岁,就这么回事,不成功,但我也不觉得失败。当所有人都认为只能以豪宅名车来定义成功时,这个社会99%的人都失败了,那失败也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如果失败可耻的话是不是这些人都活不下去了?人生没有成败可言,只论精彩与否。努力过就没有遗憾。大可不必把他人的价值取向作为自己的成功标准,幸福不分贫富,如果你跟我一样,认为冬天躺在草坪上晒太阳是一种享受,认为老奶奶满地追儿子是一种惬意,如果你也认为自己的选择适合自己,并勇敢地接受生活中随之而来的一切,你就获得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精彩。

祝大家过个好年。

Jan 18 2009

上一页: "单片机学习系统"好比农民种地的种子
下 一页:
周立功的人生经历
邮购指南 教师吧淘宝店关于站长关于教师吧免责声明常见问题招聘人才友情链接给我留言
《教师吧》是一家帮助电子初学者快速入门电子技术的公益性教学网站,专门提供电子技术和单片机技术等入门型学习视频教程和电子制作套件。
我们主张电子初学者采用万能板焊接电子制作产品,因为这种“边学边做”的自学模式,不仅能锻炼焊接技术,还能提高识别电路图和分析原理图的能力。
辅以电子视频教程同步学习,必将为日后维修、设计电子产品打下坚实的基础,帮助您快速跨越电子入门者到电子工程师的门槛。
本站已经获得国家部门认证 国家ICP备案序号: 赣ICP备06004613号 本站业务客服QQ:56943772 E-mail:56943772@qq.com
电子爱好者群(1):66585281电子爱好者群(2):197874883电子爱好者群(3):29019650 电子爱好者群(4):14454755
版权归刘昆山所有©2005-2025 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否则后果自负!本站网址:http://www.jiaoshi8.com
站长:刘昆山 手机:13217080719(刘昆山)副站长:刘星慧  13755545457(刘星慧
欢迎您为本站提供资料,本站资料有的来自网络,如有版权争议,请通知本人,本人将删除之!